看内


爽片有理、票房万岁!“使徒行者”和“尸速列车”与粉丝同在

暑假档落幕,港剧电影版“使徒行者”在大陆卖了30亿台币,让港星张家辉、古天乐、吴镇宇和畲诗曼等人的大中华电影市场影响力更上层楼,在台湾有韩片“尸速列车”卖座成为热门话题。由此更看出韩片港片掌握某些类型片的确拿手,台湾电影顾及内容品质的同时,如果没有热IP(Intellectual Property) 也要找到粉丝群,让艺术与商业并存,票房才能期待破亿。

“使徒行者”导演文伟鸿把2014年同名港剧改编搬上大银幕,除了畲诗曼仍演可爱钉姐,影帝级的张家辉、吴镇宇和古天乐合作铺陈出找卧底的悬疑趣味,加上远赴巴西办案的大格局视野,以及“寒战”系列动作指导钱嘉乐,让影片呈现惊险、华丽的谍报氛围,而快节奏剪辑更令人目不暇给。古天乐、张家辉兄弟齐心拚场、起身砸酒瓶那幕,带点怀旧的英雄帅气,更投年轻粉丝所好。

说起来港片卧底办案也可当成一种IP,谁不想念连拍3集的“无间道”?大导演马丁史柯西斯改编拍成好莱坞片“神鬼无间”也有好票房并拿奥斯卡大奖,近日版权又要被改拍成美国影集,可见香港卧底警匪片(剧)的强大。

对港片(剧)粉丝而言,看到张家辉、古天乐和吴镇宇的斗智斗力、挤眉弄眼加斗嘴,还有畲诗曼的飞车摔打和搔首弄姿,也许已是一种满足。在香港卧底电影中,“无间道”系列的成功扎实与创新,至今无片能出其右,但2016年“使徒行者”卖了30亿台币的概念,已非2002年进不了大陆市场的“无间道”所能比拟,相隔14年的观众群口味也大不相同,“使徒行者”掌握港片各个卖座元素,要明星有明星,动作场面绝无冷场,镜头极多、节奏极快,完全商业爽片。

近日卖座的韩片“尸速列车”也是一部拍摄用心又技术媲美好莱坞的粉丝爽片,完全投合活尸粉丝喜好,你若不喜欢在大银幕看喷血的人吃人,就也勉强不来,但电影在拍摄前若先能预估抓到为数众多的粉丝群,就会是票房电影。

其实观众看得爽,票房就会好,这一点熟悉收视群的电视人往往算得比电影人精准,像“使徒行者”就是一例,从港剧翻拍而来再加入快节奏、大卡司,让人眼花撩乱中,听到张家辉和古天乐说著:“做兄弟,在心中;你feel唔到,讲一万遍都唔用。”极容易的,不由自主就醉了。

“我的少女时代”陈玉珊也从电视跨界而来,电影里充满“我叫刘德华唱给你听”、“谢谢你出现在我的青春里”、“只有我们自己能决定自己的样子”等等打动青春心的卖点。之前还有“犀利人妻”电影版靠粉丝热情就大卖座了,而“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等一个人咖啡”从九把刀的热IP原著,加上监制柴智屏电视经历准确的市场眼光,电影自然叫好叫座。

有位电影人说:“现在卖座电影多半都电视人拍的,电影人有包袱, 电视人却算的准。”柴智屏监制、崔震东导演的“楼下的房客”又是一例,是热IP又是大胆限制级新尝试,除了话题不断,还是内容够扎实才能引起讨论,目前第5周票房还是很稳,崔震东有信心的说:“应该会上映3个月。”

如果算上去年12月31日上映的“叶问3”,华语片今年至今就有4部破亿,“叶问3”2亿,“大尾鲈鳗2”1.7亿,“寒战2”1.5亿,“楼下的房客”1.3亿(正上映),也是热IP的小说改编国片“六弄咖啡馆”,有6千万也算不错。

其实谁拍电影不喜欢有粉丝呢? 如果手上没有热IP改编,那就把自己变成热IP吧。像魏德圣、李安、周星驰等人作品总是品质保证,被粉丝视为“神”级,几乎部部捧场。在变成神之前,台湾电影人还是先加倍努力吧,先学会怎么把内容拍顺、拍好、拍满,不然万一有热IP还翻船,就欲哭无泪了。

(★“udn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使徒行者”预告

“使徒行者”巴西幕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