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内


电视台喊赔钱多年却没一家倒 胡瓜:这次狼真的来了

(★“udn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

昨晚邀综艺记者餐叙,聊到现今大环境,他叹,电视台喊了10多年狼来了,没想到如今,“狼真的来了。”

他认为,台湾的景气下滑,约莫以1999年的921大地震为分界线,在这之前,娱乐圈歌舞升平,电视台广告好卖、钱很好赚。921之后,整个大环境主客观因素造成日渐衰败,厂商愈来愈没钱买广告,电视台个个喊赔钱,“但那几年,喊赔钱是假的,你想想,经营一家小店,若每月要你赔10万,你做不做得下去?很简单的道理,若电视台都喊赔钱,为何这么多年来,一百多家电视台,没有一家倒掉或著转卖?”

那段期间,电视台经常喊“狼来啦”,要各制作公司、主持艺人共体时艰,于是经费连年下调,大牌如张菲、张小燕的主持费不断下砍,最后去云游四海。但“狼来了”喊久了,今年遇上疫情,狼,是真的来了,许多原本有资金下广告的厂商都重伤,电视台没赚钱了,再把做节目的底限往下压,衔命开工的制作单位拿到的钱已经够低了,被砍了左手,还要拿刀砍右手,主持人砍完价,于是砍来宾,原本1万找1个通告咖,改成找3个费用3千以下的网红。

长期跟在胡瓜身边的玛莉亚说,“我以为我费用够低了,没多久,比我便宜的马上出现,有些通告费1、2千的都愿意接。”胡瓜叹,在这样的环境压榨下来,“台面上的艺人有些看似风光,但常常领到手的薪水,连一个月房租都不够付,为了理想,他们愿意去拚,接业配、找副业,每个人都在找自己的出路,但只要活下来了,在这行,就会出类拔萃。”

疫情让各方都损失惨重,令人意外的是,一些大家认为没问题的大集团、大企业在这波风暴里中箭倒地,胡瓜说,“没钱了,怎么买广告?这波还看不到恢复时间,也许一年,或许更久,但就算表面恢复了,背后的伤还在。而且,不会有广告商状况恢复了,然后告诉你‘我好了’,可以多拿我的钱,也不会有电视台慢慢恢复了大喊‘我赚钱了,要把钱分配给大家’,所以未来环境还会恶劣,大家痛著痛著,就变成常态了。”

沈玉琳上周在TVBS开新节目,宣布跟Melody搭档“11点热吵店”,难得在疫情期间有新节目出现,他提到了一个重点,现今许多制作公司提新节目企划案,送到电视台主管手中,想的只是如何把台面上的ABCDE不同主持人相互组合,A配E、C搭D,而台湾演艺圈,来来去去,就是这些人,鲜少能搭出新花样。

一个综艺节目要成功,“主持阵容”是其中重要的原素,此外,“节目型态”,“幕后团队”,最后还得有“电视台在背后挹注资源”,4个要素中至少要拥有3项之后,外加天时地利人和,才有可能造就传奇。

这些年,娱乐业不景气,电视台没钱让制作公司有充分银弹把节目做好、做精致,很多都把原因归咎在大陆有能力端出每集数千万制作费,财大气粗才把节目做的风风火火,而台湾的节目经费,多的一集百万,少的10多万就能做一个节目。

其实,台湾综艺近年输给大陆,还有其他时空背景。

台湾综艺发展太早,张菲在1984和倪敏然领军的“黄金拍档”插科打诨的模式,有歌有舞有短剧,还有模仿、魔术外加才艺,在那个年代大红,后来有了30多年的综艺发展辉煌史,小岛上各种能玩的型态几乎玩遍,棚内、外景、最后把完整的型态打散,拆成单纯的模仿秀、歌唱比赛、命理、灵异、作菜,各种类型的节目一遍又一遍的让观众看到麻痹。

简单地说,台湾综艺节目已经不出新花招了,再怎么变,都有前人的影子。

大陆综艺10多年前还在模仿台湾,不仅以台湾为师,还大量网罗台湾幕后团队,后来经济起飞,更能用重金打造超强内容,或直接跟国外买版权,但总的来说,综艺真正觉醒,也不过这10多年的事,大陆观众对于节目类型接受度仍处于新鲜状态,题材还没玩烂,稍微包装后,加入大牌,超豪华布景,又是一档吸睛节目。

台湾制作人常对此羡慕不已,但若真有一天,台湾电视台愿意每集给千万制作费做节目,以现今台湾的电视环境,真能做出吸引好节目?

胡瓜曾深思过这个问题,做真人秀吗?但台湾幅原狭小,明星就这么多,有哪一个,是能让普罗大众想偷窥全家生活模式?找周董、张惠妹或蔡依林拍真人秀?这些年若大陆砸钱都请不到,那台湾制作团队即便有钱,天王天后们也不会接受,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更何况,找周董、蔡依林做综艺节目,收视率一定高?那倒也未必,其中有些人跨足节目主持,收视率就钉在那,跟他们歌唱才艺完全不能比。

若堆出最高的制作费,请出过去把金曲盛宴打造完美的超级制作人陈镇川,用金曲规格做豪华炫丽的内容,节目当然好看,但10集之后,餐餐鲍鱼龙虾,观众看了也会感到疲乏,钱只是问题之一,没有新的组合、没有再吸引观众的节目型态,没有求新求变的制作团队,一切,只是空谈。

台湾,真的进入狼来了的时代,而且是真的来了。

(★“udn星级评论”专栏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