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内


头条揭密》欧美近3成不愿接种疫苗 使用社群媒体频率是关键 - 政治 - 中时新闻网

近日台湾出现新冠病毒社区感染疫情,让许多参与疫苗接种意愿不高的民众突然变得非常积极,这种现象与世界各国有许多相似之处。从各国的调查数据显示,疫情出现时接种意愿较高,反之则较低,但是总有一部份民众比较坚定地拒绝接种,平均比例约在3成左右。有些调查还显示,使用社群媒体愈频繁的人,拒绝接种的比例愈高,看来如果各国希望扩大接种比率,得在社群媒体多下点功夫。

根据英国牛津大学所做的全球疫苗接种统计数据,目前全接种比率最高的是以色列的62.7%与排第2名英国的52.9%,这2国也是仅有接种疫苗比率过半数的国家。其后接近5成接种的则有巴林、智利、匈牙利与美国,再来则是乌拉圭、德国、塞尔维亚与法国,台湾最新的数据是4月16日的0.14%,处于极低值,大约与格陵兰差不多。

目前全接种比率最高的是以色列与英国,这2国也是仅有接种疫苗比率过50%的国家。其后接近5成接种的则有巴林、智利、匈牙利与美国,再来则是乌拉圭、德国、塞尔维亚与法国。台湾最新的数据是4月16日的0.14%,与格陵兰差不多。(图/Our World in Data)

民众接种疫苗意愿不高是许多政府所担忧的问题,因为这涉及未来开放国门以及疫后经济复苏,当然也担心病毒在人的身上愈久,变异就会更多,未来可能会出现更难缠的变异病毒。因此,各国政府都大力鼓吹民众依规定主动接种疫苗,只是民众接种的踊跃程度出乎所有人意料,尤其是疫情受控国家,接种情况最为冷清。但总体而言,3月起获得疫苗的国家与数量陆续增加,印度也出现传播力极强的变异种,民众接种的速度加快。

不过多次的民调显示,美国大约有3成的人不愿意接种,欧洲各国拒绝接种的平均数据也接近3成,中国大陆稍高些,约34%,其他亚洲国家略低些,在20%至25%之间。至于台湾,几次民调显示愿意主动接种者都不到3成,至于拒绝接种的比例,则未有较具意义的调查数据出现。

全球疫苗接种已逐步开展,接种比率最高的是阿根廷与英国,都已超过50%,台湾接种比例还不到1%,处于极低值。图为泰国民众接种疫苗。(图/美联社)

专家们从调查数据中分析民众不愿接种的因素,原因虽多,但根本上离不开缺乏对疫苗的信心。以美国为例,美媒《纽约时报》指出,对政治的不信任与猜疑阻挠了疫苗接种的进展,《大西洋》月刊进行的调查中,不愿接种民众最常见的反应包括:现在又没面临什么危险、可能已感染过病毒、就算感染了也不会那麽严重、没必要冒险接种实验性的疫苗等等,这些反应显示了个人与群体的疏离现象,他们不认为接种疫苗是一种公民的责任。

欧盟的提升生活与工作基金会(Eurofound)所进行一项近5万人的调查显示,平均有27%的成人不愿接种疫苗,男性(29%)比女性(25%)略高。调查发现,对接种疫苗犹豫不决或有排斥心理者,与年龄、使用媒体的行为有重要关联。大量使用社交媒体的民众,拒绝接种的比例会上升到40%,而使用传统媒体的民众则只有18%会怀疑疫苗的作用,这可能是因为社交媒体较传统媒体有更多疫苗缺失风险的网络流言与虚假消息所致。

此外,在年龄层上,35岁以下青年及50岁以上老年人接种意愿较高,反而是居其中的壮年人士接种意愿偏低;学生、在职与退休者接种意愿高于失业者与有长期疾病的人。欧洲的调查还显示,除法国与奥地利之外,民主体制历史较久的欧洲国家接种意愿普遍较高,例如爱尔兰、丹麦、西班牙、意大利都高于80%,冷战后才实施民主体制的东欧国家普遍较低,如罗马尼亚(59%)和保加利亚(33%),可能与人民对政府尚未创建足够的信任度有关。

中国由于曾出现数次疫苗的大规模严重疏失,民众信心比较不足。在疫苗开始接种后所做较具规模的调查显示,有66%民众愿意接种疫苗,比较特别的是其医护人员接种的意愿反而偏低。此一现象也引起相当多的议论,很多分析认为是因为医护人员与高学历者对疫苗有效性与副作用顾虑较一般民众多。

中国由于曾出现数次疫苗的大规模严重疏失,民众信心比较不足,经过大力宣传,接种率已缓慢上升。图为安徽合肥民众接种疫苗。(图/新华社)

欧洲提升生活与工作基金会专家阿伦特(Daphne Ahrendt)总结说,民调的结果显示,就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向民众进行沟通至关重要,而对疫苗的信任与对防疫当局或政府机构的信任关系密切,虽然这主要是政策制定者的问题,但整个社会也都有集体责任,在社群媒体发达的时代,每个人都有责任与能力进行正确和安全的信息的传达。

(中时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