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内


绝不卖黑心商品?进中国烂口罩「弄崩那些人市场」加利林明进遭起诉

林明进大言不惭要进口烂熔喷布“打击同业,弄崩市场”。   图:士林地检署提供

台湾首起口罩弊案引起全台公愤,口罩国家队加利科技负责人林明进涉嫌以中国制口罩混充台湾制医疗用口罩输台牟利,犯罪所得共3407万元,检方从他的手机通讯软件对话发现,他8月间曾与中国厂商对话,纵使中国厂商提醒,口罩原料熔喷布过滤效果衰减快速,他仍仗著国家队名义进口,大言不惭“要进口烂熔喷布打击同业,弄崩市场!”,令检方摇头,15日以诈欺等罪起诉林,并查扣他在北市的房产及1千7百多万元财产。

林明进案发时遭检调搜索后公开道歉说:“我人可能不好,行为不好,但产品绝对没有问题,绝不会卖黑心商品”,帐户、现金被扣后,为了照顾员工还借10万元给民众退、换货,意图营造自己是有良心的商人,但检察官从查扣他的手机中发现,林明进明知口罩熔喷布上含静电的过滤层,中制过滤效果快速衰退,根本无法如台湾医疗口罩可保存5年,却打算进口2吨熔喷布原料,还笔记称“混帐政权应对方式”。

中国厂商一度担心无法进口,林明进则说夹带3分之1口罩成品:“反正我能交政府”、“不怕”,要求厂商打上“Carry mask”加利口罩。而中国厂商担心遭抽检,林明进信息回应“不会抽检”、“因为非医用”凭借进口的人是国家队厂商,可采快速通关。另外中国厂商一度提醒,熔喷布过滤效果衰减快速,林明进竟说:“我知道,就是要打击同业,狠打,只要2-3顿,弄崩那些人市场”,所幸检调9月初接获检举及时侦办查获。

检方认定林明进知进口混充口罩属违法行为仍执意为之,依未经核准擅自制造医疗器材罪、刑法中虚伪标记商品原产国罪与诈欺等三罪将他起诉。此外,由林明进担任负责人的“特建”公司亦涉嫌违法制造儿童医疗口罩,另依药事法起诉。检察官指出,加利等两家公司均被依药事法规定科以十倍罚金,最重共可罚二亿元。为保全犯罪所得,除在加利公司扣得803万元外,同时向法院声请获准扣押林在银行帐户内的900万余元,以及位在北市内湖区的土地与建物。

起诉提到,加利今年1月被卫福部列入口罩国家队成员,以每片口罩2.7元价格交由政府征收。由于林明进与中国人士熟悉,6月18日起以每片1.49元,进口中国安徽安景瑞公司非医疗用口罩,充作加利医疗口罩,赚取差价。检察官还查出,加利身为口罩国家队,得以低于市价向经济部征用的不织布厂商,购入医疗用口罩原料熔喷不织布,共购进9792公斤,却未用于口罩实名制,仍以中国制口罩混充缴交牟利。

 

检察官从查扣他的手机中发现,林明进明知口罩熔喷布上含静电的过滤层,中制过滤效果快速衰退,根本无法如台湾医疗口罩可保存5年,却打算进口2吨熔喷布原料,中国厂商一度担心无法进口,林明进竟说夹带3分之1口罩成品:“反正我能交政府”、“不怕”,要求厂商打上“Carry mask”加利口罩。而中国厂商担心遭抽检,林明进信息回应“不会抽检”、“因为非医用”凭借进口的人是国家队厂商,可采快速通关。另中国厂商一度提醒,熔喷布过滤效果衰减快速,林明进竟说:“我知道,就是要打击同业,狠打,只要2-3顿,弄崩那些人市场”,所幸检调9月初接获检举及时侦办查获。 台湾首起口罩弊案引起全台公愤,口罩国家队加利科技负责人林明进涉嫌以中国制口罩混充台湾制医疗用口罩输台牟利,犯罪所得共3407万元,检方从他的手机通讯软件对话发现,他8月间曾与中国厂商对话,纵使中国厂商提醒,口罩原料熔喷布过滤效果衰减快速,他仍仗著国家队名义进口,大言不惭“要进口烂熔喷布打击同业,弄崩市场!”,令检方摇头,15日以诈欺等罪起诉林,并查扣他在北市的房产及1千7百多万元财产。